光伏“5·31”新政满月行业何以应对“后补贴时代”?

发布时间:2020-03-14 22:52:09 编辑:岱山县盈信管材有限公司
光伏“5·31”新政满月行业何以应对“后补贴时代”?

  截至2017年底,累计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缺口总计达到1127亿元,其中光伏补贴缺口455亿元,约占四成,且呈逐年扩大趋势。

  2018年5月31日,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三部委联合发布的一纸通知,端走了中国光伏行业的“奶瓶”。

  在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1,累计装机规模连续3年位居全球第1的背后,中国光伏行业长期依财政补贴而生,而这份《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的降低补贴、严控光伏电站规模,震撼了光伏业。

  “5˙31光伏新政”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光伏史上极具标志性的事件。

  “将光伏发展重点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上来,着力推进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减少补贴依赖,从而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6月11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布会上,相关发言人对光伏新政的目标做了如上解释。

  长期补贴“喂奶”的产业背景下,对于高速行驶的光伏企业,新政相当于在F1赛道上突然升起的一道坎,恐慌、联名上书、焦虑、紧急应对……

  经历近一个月的波动后,中国光伏企业逐渐平静,开始集体摸索“后补贴时代”之路。

  慌乱的第1周

  5月31日早上,新政发布前,河北英利因能副总经理任晓坤已经在许多微信群里收到了小道消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家都在传,不知真假。”

  “1-4月份已经新增8.75GW的分布式电站,相当于下半年不用干了。”一名分布式光伏从业者苦笑道。

  新政发布的第二天,一家山东企业的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还考虑不了下半年的事情——眼下,该公司在5月之前与散户签约1000千瓦的设备,新政出台后,给用户的补贴无法落实。

  在一名从业者看来,受到冲击的必然是那些已经开工和正在申请备案的电站项目。按照通知的意思,如果电站项目在5月31日前没有并网投运,恐将无法纳入补贴范围内,将直接面临项目停滞的窘境。因为“没有补贴,这些电站运行就是赔钱”。

  资本市场的反应把光伏行业的不安推向高潮。6月4日,“5˙31新政”后的第1个A股交易日。阳光电源、中环股份、福斯特和隆基股份等4只光伏龙头股,在开盘后便迅速跌停。光伏板块20家企业全线飘绿,一日蒸发147亿元市值。上市公司隆基股份和保利协鑫能源都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

  光伏电站的补贴一般由当地电网公司垫付。新政一出,一些地方电网也反应迅速——6月6日,国家电网河北省电力公司下发通知称,自6月1日起并网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停止垫付国家补贴。

  这让正在和散户扯皮的企业更加紧张:即便用户答应安装,并网和备案也不易。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