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保市场份额钢厂逆市赔钱扩产

发布时间:2020-04-23 02:13:50 编辑:岱山县盈信管材有限公司
力保市场份额钢厂逆市赔钱扩产

  在河北唐山这个地级市,最引人注目的不是某个标志性建筑,而是一座座炼铁、炼钢的高炉。一座座高炉,是唐山作为全国钢铁重镇最为直接的象征。这里的粗钢产量占到了河北省的一半,占据全国的八分之一以上。

  然而,在钢铁行业不景气和产业政策转向,全国高喊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唐山地区钢厂的扩产热情却持续不减,高炉开工率的数据不断刷新,一部分新建高炉也相继投产。

  据了解,目前,唐山地区的高炉开工率已达95%以上,几乎所有的钢厂都在开足马力生产。2012年唐山地区将新增十多座高炉,共计2000多万吨的新增产能。在这些企业疯狂生产的背后,到底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本报记者兵分多路,走访调查,试图还原唐山地区钢厂开工情况的全貌,挖掘出埋藏在他们加足马力生产背后的利益链条及深层次原因。而在政策调整与产业成长的博弈下,唐山的钢铁行业又该走向何方。

  记者调查

  李明和他的高炉

  “和去年相比,今年我们钢厂的产能扩大了一倍。”唐山迁安一家钢厂的负责人李明(化名)告诉记者。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日子会有多好过。“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保持不出现亏损状态,可是和高炉停产相比,损失还是要小得多。”

  在严峻的市场形势下,不仅仅是李明的高炉在扩产,目前唐山钢厂的高炉基本上都处在满负荷运转的状态,而且新的高炉还在投产。

  变大的高炉

  在李明印象中,10年前唐山地区的钢铁产能不过500万吨。但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钢铁产能实现了滚雪球般的变化和发展。

  李明所在钢厂的高炉,也从之前的300立方米,一点点更新换代到如今的1000多立方米。“唐山地区的钢铁产能扩张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高炉的建设需要一定的周期,现在投产的高炉多为去年的计划,只是集中在了2012年产能得到了释放。”

  李明厂子里的另一座1008立方米的高炉,将要在今年下半年正式投产。这是今年唐山地区将要投产的十多座高炉的其中一个。

  李明粗略统计了一下,今年唐山地区新投产的高炉估计不下15座,总容积17400立方米,估算新增生铁年产能1705.20万吨,新增粗钢年产能1894.67万吨。今年与李明投产的高炉规模相似的钢厂至少有10家。“目前唐山地区的燕钢、九江、鑫达、港陆等钢厂都有新的高炉投产。而其他多家钢铁企业虽然目前没有新的产能释放,但是多数都有新建高炉的计划。因此尽管目前行情不乐观,但是未来一段时间钢企的产能依然是处在放量的状态。”

  在李明印象中,这些年唐山一座座高炉连续在爆破与拆除声中倒下,淘汰落后产能成为目前产能扩张的一个客观诱因。“为了继续生产运营下去,钢企只能建大的拆小的,这样的产能置换后果自然演变成了新的产能扩张。”

  船小好调头

  李明还认为,尽管行情低迷,一些民营钢企的利润空间相对还算可观,所以才会有新的高炉建设计划出现。相比国企,环保方面投入小也是民营小钢厂的优势之一。

  除此之外,李明说:“和国字号军团相比,民营钢厂船小好调头,经营方式相对灵活,可以根据市场变化随时调整产品的品种。”

  例如,唐山地区生产钢坯的企业也不在少数,李明就是其中的一员。但李明最近又有了自己的新事业,他决定投产建设自己的轧材生产线了。用他的话讲这也叫延伸产业链,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

  李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的型材市场整体行情虽然不好,但毕竟还是有30~40元左右的利润空间。”

  李明解释说:“我现在手中有自己生产的坯料,首先在原料成本上要比单纯的轧材企业要低一些。其次,由于是自己直接加工,所有工序都在一个厂子内完成,就等于省去了中间的运输环节。这样在运费方面就可以节约100元左右,无形中成本就降低了不少。”“因此,和其他的加工企业相比,我的产品在成本上天生就具备了价格优势。在行情低迷的时候,自然也有更大的调整和生产空间。”李明说。

  据记者了解,和李明有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因此,除了高炉释放的产能之外,唐山地区的钢铁制造企业和轧材企业释放的产能同样可观。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目前,唐山地区内的45家钢铁企业,共有144座高炉,产能1.2亿吨左右,占河北省的50%左右,占全国粗钢产能的14.6%左右。

  其中,长流程钢厂有34家,产能1.06亿吨;钢坯、生铁生产企业有11家,产能0.13亿吨。

  显然,在钢铁行业大环境不景气的今天,唐山的钢铁产能依然没有停下它前进的脚步。

  虽然李明仍然在为企业的生存殚精竭虑,但只要高炉还在运行,他就依然能看到希望。

  深度透视

  疯狂生产背后的逻辑

  行情不好、政策压制,却丝毫不能阻挡唐山众多钢厂的生产热情。

  在采访过程中,一听是关于产能的调查,多家企业讳莫如深,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受采访。然而,在这些企业疯狂生产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各自在这场“生存游戏”中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糟糕的行情反倒成全了我们”

  据中钢协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钢铁行业出现新世纪以来第一次全行业亏损。

  然而,唐山地区的中小钢厂数据,却常常是中钢协统计中所遗漏的地方。

  与国内其他地区不同的是,在唐山,钢铁生态链上的中小企业星罗棋布,而且几乎都是属于非重点钢企的民营企业。

  与国有钢企相比,这些民营企业吨钢成本较重点钢企低近千元,加上人工、环保等费用投入较少,有着巨大的成本优势。

  在唐山丰润区的一家钢厂,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场景,车间内盘螺生产线都在满负荷运转,而院内几十辆大卡车在等着装货。在如此低迷的行情中,这样的景象着实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钢厂的一位销售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单位之前是以做角钢为主,生产盘螺的时间不是很长,但由于信誉好、价格低,很多客户都上我们这儿来拿货,生意特别火,有点供不应求。今天我们的货停发了,因为8号盘螺全卖空了,现在正在加紧生产。”

  趁着这一轮低迷的行情,利用自己的成本优势,大捞一笔,是不少小钢厂的如意算盘。“虽然大行情不好,但是凭借着我们的价格优势,薄利多销,企业的利润还不错,这轮糟糕的行情反倒成全了我们。”该销售经理微笑着表示。

  而他的说法也得到了丰南区另一家钢厂一位王姓副总的认同:“抓住每一个微小的市场机会,什么品种有市场,我们就生产什么,我们这些小企业要生存靠得就是这种‘游击战’。”

  对此,河北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对本报记者分析,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赔钱的买卖他们肯定是不会干的,既然在满负荷生产,说明还是有市场需求的。“从当前的市场局面来看,反倒是小钢厂更有生存和赢利的空间。”

  “谁坚持到最后市场就是谁的”

  不过,在唐山并非所有的中小钢厂的日子都很好过,那些只生产单一品种钢材的小钢厂利润并不太好。但记者发现,这些企业的高炉却仍在运行。

  丰润区一个小钢厂的李经理颇有些无奈的表示,今年的利润不是很好,“基本持平吧,没有亏损已经很好了,但钢厂没有停的生产线,现在就只能熬着,熬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利润不好,为何还要坚持生产?李经理告诉记者,一旦生产线停产,不但“银行的贷款会被叫停,原有的市场份额也会被别的钢厂抢占。市场份额一旦丧失,企业也就离死亡不远了。所以别的钢厂扩产,自己也只能跟着扩。”

  李经理还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别人觉得你碍眼,都想让你死,但是别人让你去死,你愿意吗?你还是要想方设法的活下来。”

  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赔钱赚钱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份额不能丢。

  与这家钢厂相隔不远的另一位老板也表示,目前实在有点撑不下去了。4月下旬开始,订单就有些吃紧,后期有减产的打算,但不会贸然停产。“在当前严峻的市场形势下,谁能坚持最久,适应市场形势,谁就能够生存下来。”

  对于全力开动产能的原因,多家中小钢厂还向记者表示,现在钢材卖得出去卖不出去其实并不重要。眼看夏季用电高峰就会到来,到时不可避免会有新一轮的拉闸限电,现在开足马力全力生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增加库存。因为一旦限制电力供应后,产能开工不足,钢材价格很有可能会出现上涨。

  对此,宋继军认为,每个民营钢厂的管理者心里其实都有一个底线。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只要没触碰到他们心中的底线,这样的疯狂“跟庄”便会持续下去。

  备足“嫁妆”待豪门

  从2008年开始,唐山钢铁产业就已开始淘汰落后产能行动,关闭了几百家小钢铁厂。到去年年底,3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几乎全部淘汰。

  宏观调控来势凶猛,中小型民营钢铁厂不得不想方设法的生存下去。

  而此时,对于一些实力较弱的小钢厂来说,挂靠到“一棵大树”下面,似乎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当然,这只是一厢情愿。唐山一位钢企人士表示,在没人上门“提亲”之前,还得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把“嫁妆”备足了,将来有朝一日被兼并重组,也能为自个积累点资本,在“大家庭”中谋个好地位。“现在政策卡得这么严,企业想新增产能、获得批准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只能不断升级和改造,卯足了劲生产。”丰南区一家钢厂的副总向记者表示。要看得清形势,实力雄厚的大钢厂在这轮市场大战中拥有足够的筹码,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他表示,目前正在与省内一家大型钢铁企业接触,商谈并购事宜。

  据记者了解,在唐山地区,抱有同样心态的钢铁企业不在少数。面对当前的形势,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专家观点

  单纯扩张产能企业将面临风险

  据了解,目前唐山调坯轧材企业、钢铁制造企业多达300余家,其中绝大部分为长材。

  而近几年房地产市场的活跃发展,建筑领域钢材需求旺盛,长材利润有时候跑赢板材,这种来自现实的利润诱惑也助力唐山地区钢企扩张其在长材领域的产能。

  然而,在产业政策已经转向的今天,以建材为主的唐山钢铁行业将不可避免的面临挑战。

  业内有分析师表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是“十二五”主基调,国家正在调整经济结构,不再以投资为主;再加上从全国范围来看,除中西部以外,东部地区已进入城镇化后期阶段,也就是说,从长远角度来看,建筑用钢终究是会减少的,届时以长材为产能的广大企业恐怕要面临难题。

  未来,“在长材领域一直前行的唐山钢铁企业面临的困境将比现在要艰难许多。”

  因此,“唐山一些钢厂大上高炉以及建材产能,其实和国家经济大方向是有些不相符的。”上述人士说。

  对于唐山产能的不断扩大,上述人士认为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随着产量持续增加,后期供应压力必将加大,不利于钢市运行。”

  对于唐山的钢企来讲,转型应对未来风险是必要的。但据记者调查,众多长材钢铁生产企业似乎并没有“转型”的意思。唐山一钢厂经理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我们的螺线现在卖得非常好,生产有些跟不上,我觉得没有必要进行转型。而且转型需投入的大量资金等都是我们这些小厂所难以承受的。”

  对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分析师认为,首先,板材生产线投资费用大、投产周期长,且大型钢厂板材的投资过剩导致长材比板材利润稍显丰厚。板材对专业的技术研发、创新要求高,唐山地区小型生产企业不具备这些先天的条件。

  其次,从区域发展看,中西部已成为发展热点,这将对钢铁行业的需求进一步产生刺激和影响。但这个转变过程是缓慢的,短期内建筑用钢占比仍将处于较高水平。

  不过,行业分析师认为,如果唐山钢铁企业不考虑转型,那么加快产品结构调整,向高端、精品、深加工、特色化方向发展,建立产品生产专业化分工与协作体系将是这些企业必须要考虑的事情,否则处境会很艰难。

  在他看来,唐山地区的中小型钢厂转型是根本出路。“唐山地区中小钢厂可通过增加新轧线产品种类、快速进行产品种类更换等多方面迎合市场发展。”此外,李琴还表示,唐山中小钢企的产品质量及服务钢材用户及引导市场消费的能力还有待继续提高。单纯的扩张产能并非出路。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